• <rt id="aytc3"></rt>
  • <tt id="aytc3"></tt>

      站長工具,就用查一把!
      收錄查詢  關鍵詞排名  Alexa排名  PR檢測  友情檢測  IP反查  WHOIS查詢   更多查詢 
        收藏  最近查詢 查一把
      信息分類 首頁 » 資訊信息

      好站推薦

      IT新聞

        業界猜想

        名人名企

      建站推廣

        站長創業

        運營推廣

      設計編程

        美工設計

        開發編程

      林青霞《窗里窗外》對話姜文
      信息來源:優米網 發布時間:2011/9/20

      9月18日下午,由理想國主辦的“林青霞《窗里窗外》新書發布會”在北京大學百年紀念講堂舉行。優米網對發布會進行了全程記錄。林青霞曾被譽為東南亞第一美女,拍過一百多部電影,而她所扮演的角色也深受到兩岸三地人們的喜愛。2011年7月,息影多年的她以“作家”身份“復出”,推出散文處女作《窗里窗外》。
       

      徐克:各位朋友,各位老師,各位同學,還有粉絲們,你們好。我是徐克,我是第一次做這個事情,因為青霞出本書,來到北京跟大家見面,她打電話給我說,我想邀請你幫我先跟大家見個面,講些話,再介紹他們出來。我沒做過這個事情,但是我立刻OK。為什么OK是有一個故事的。在我念大學的時候,我是在美國念大學,我在宿舍里面常?吹角嘞嫉恼掌,因為我的同學,女的、男的,特別男的,都把青霞從雜志的照片剪下來貼墻上。當時我覺得很好奇,我說這個清純的玉女是誰,他們說是偶像林青霞。當時我作為性格很怪僻的學生,覺得怎么會這樣,為什么要這樣做?可是每個禮拜我都到唐人街戲院去看青霞演戲,當時我念電影,我說總有一天我們會合作吧。結果在1981年,我終于找到可以跟青霞合作的電影叫《新蜀山劍俠》,那時候認識了青霞。那段時間里面,在拍戲過程當然很辛苦,拍了好幾個月,青霞也很辛苦,她的服裝、造型,而且她要拍動作部分,其實是很辛苦、很辛苦的戲。
      這個過程中我發現很多我們以前在電影上看不到青霞的另一面,她除了很清純、很玉女的感覺,她還有很多成熟女人的魅力。還有一方面是我當時發現的,也許是我比較個人的一些看法吧,我覺得她特別帥,如果穿起男裝她特別帥氣跟英俊。拍完《新蜀山劍俠》之后,那時候她在美國洛杉磯,我打電話給她說想找你拍我下部電影,那部電影叫做《刀馬旦》,她說我不會京劇,我說你的角色不用練京劇,可是我要做一個事情,我想把你的頭發剪短,她很快OK。那時候覺得太棒了。除了她不怕我繼續像《新蜀山劍俠》折磨她很辛苦之外,還OK了把頭發剪短,整個事情讓我誤解了原來剪頭發是很容易的事情,其實一點不容易。后來我同樣也是要求了別的女演員去剪頭發就不好辦了,結果那個女演員剪的時候一臉都是眼淚,那之后我就覺得,其實當時青霞這么久的長頭發造型一刀剪下去,她當時答應我很不容易的,所以這個OK是很不容易的。
      第二次OK很精彩,隔了一段時間我找她演一個人物,我說找你演一個男,而且還不止是男的,他是變性的男的,這個戲叫《東方不敗》。其中里面最難挑戰的是我也很小心的處理告訴她一個事情,我說你將來在熒幕上出現,那個聲音是一個男的聲音。這個東西不簡單,這么久以來我們對青霞的感覺是美女、玉女形象,可是用男的聲音講出來的話,確實是很大的挑戰,我到現在為止可能沒有一個演員愿意這樣做的,可是青霞很快說OK。我當時覺得很特別,這個OK除了我跟青霞合作的經驗里面,有很多值得珍惜跟很懷念的經驗。這個OK反映了青霞的性格跟她對事情的角度,有一種很果斷的性格。當她打電話給我之后,說請你幫我做跟觀眾見面的暖場,我說我沒做過這個事情,不過OK。是這樣來的。
      在大概十幾年前,當時認識青霞的時候,除了拍戲,我跟她常常會在生活里面有些茶余飯后的交談。交談中了解到青霞人生里面所遇到的一些事情跟人物很精彩,我就說很想她能夠寫她自己的故事出一本書也好,拍一部電影也好,把你的感受跟你的經驗跟大家分享一下。當時她拒絕了,沒有做這個事情。我一直以為她沒有繼續寫,想不到后來青霞拿筆出來的一篇文章是給黃霑,就是《滄海一聲笑》,那篇文章寫出來之后我覺得青霞跟別的寫文章的人不太一樣,她是用很簡單、很內心的東西跟大家交流她對這個事情的感受。她后來繼續寫下去也是因為她發覺寫出來的東西確實可以讓大家有分享的。到現在她出書了,我覺得這個書很值得讓大家去了解一下到底青霞在過去的生活里面跟她遇到的人的一些特別的經驗。
      我不再講了。我介紹一下我多年來想合作的我的偶像,姜文。
      姜文:有時候一步錯,步步錯,本來我應該先上來,結果去了趟廁所,回來徐克大哥已經上來了。他為什么這樣呢?既然我已經上來了,我就開始說兩句。我要出書了,我要出兩本書,一本叫騎驢找馬,一本叫長江過大魚。后來他們說不雅,能不能改名字。我說改什么?說一本叫窗里,一本叫窗外。我就來到這,一看林青霞已經把窗里窗外作為書名寫一起了,所以又是一步錯步步錯。徐克大哥應該怎么辦?我們還讓不讓她上來?不然的話就說我出的。
      徐克:你們看看我的手,紅的。
      姜文:我稍微提醒一下他們為什么讓我上來,說您站的太前了,光沒打在您的臉,打在肚子上了。
      徐克:這個手是因為要籌備一個禮物送給林青霞,所以我們認真起來,就出現這個手的事情。我說嗎?
      姜文:現在說還是待會說?
      徐克:要不我們先介紹她出來。
      姜文:大家既然已經知道了我的出書計劃被林青霞搶了,而且我的作者名字應該是叫姜文,但是他們都讀成美女,姜文跟美女那么像嗎?OK,那就把這個美女的稱號送給林青霞。
      一步錯步步錯,連擁抱都晚了一步。
      林青霞:各位朋友,大家好。很高興見到你們,今天能夠站在最高學府北京大學的講臺上,看到這么多熱情的觀眾朋友,真的是很感動,很激動。本來來到這里之前,這到這樣的有文化、有思想的圣地,我覺得我是不是膽子太大了,后來想想有徐克、姜文在幫我,我就揮一揮衣袖,剝開幾片云彩,我就興奮的來了。下次姜文出書,你要出《窗里》,你出《窗里》的時候我來做你的主持嘉賓。
      姜文:說定了。
      林青霞:說定。我聽說徐克也要出書了?
      徐克:我寫的時候也大概跟他一樣,《窗里》。
      林青霞:《窗里》已經有了。
      姜文:叫《窗簾》也行。
      林青霞:我報名寫序。
      姜文:我還沒有序,我一般有序才能寫書,從頭開始。
      林青霞:寫姜文的序可能比最短的小說還短,有一篇最短的小說是,在我醒來的時候恐龍依然在那里。13個字。我寫你就6個字,你知道哪6個字?
      姜文:你醒來的時候我還在。
      林青霞:不是,我寫你是6個字。
      姜文:還得是你醒來的時候?
      林青霞:你猜得著嗎?
      姜文:猜不著。
      徐克:我有一個提議,你們應該坐下來聊,我先下去聽你們講,有什么事情我再上來跟你們交流。
      姜文:你真的下去了嗎?
      徐克:我下去了。
      姜文:那不好意思了,快下吧。
      林青霞:我還沒講完,哪六個字?
      姜文:當你醒來的時候,已經七個字了?
      林青霞:我說的六個字是天才天才天才。同意吧?(觀眾:同意。)
      姜文:我非常高興,但是那不是我,因為天才是要早死的,三個天才是三倍的早死,我都快50了,肯定不是。我可以努力。
      林青霞:你是創造天才的人。
      姜文:我可以經常跟天才在一起,給天才當個托兒是可以的。今天我們想聊一聊青霞大姐作為非常優秀的演員,怎么開始寫書呢?就跟我似的,當導演是可以的,大不了寫寫劇本也算能想得到。人家寫的是一本書,而且是來北大,不是來朝圣的,是直接拿自己書來,我出書了。這個到底怎么開始的?
      林青霞:寫書跟拍電影是一樣的,我都沒有預計,連做夢都不敢夢到我會出一本書,還會到北大的講臺上來跟姜文談我的書。我是跟徐克吃飯的三次飯局里,有一位才子馬家輝在座,他每一次都給我一張名片,請我在他負責的《明報》寫專欄。
      姜文:他什么目的?
      林青霞:我問他是不是因為我是明星才讓我寫,他說聽我講話就覺得我會寫文章,我第一篇文章是因為要紀念黃霑,我想交給他,他一定會好好的幫我改,結果沒想到他一字不改。
      姜文:說一字不改的就是他?
      林青霞:就是他。
      姜文:這人是挺有水平的人嗎?馬家輝是一個作家,自己還寫了很多書,您還給他寫過序,這都是真的,不是說僅僅是一個帥哥見到美女說來不來寫文章。不是這樣的,就像青霞大姐說的,是一個很正派的作家。你的書有很多方面,有關于電影、關于戲、關于情、關于親,咱們從頭聊起,作為電影人談起拍戲,我看到里面說的很辛苦,怎么那么苦呢?我也拍過電影,為什么您那么苦呢?您這苦到什么程度,受傷,黑眼珠變成白眼珠,得趕緊急救,哭了大半個中國。您給說說這是什么情況?
      林青霞:我是很喜歡演戲的,雖然演戲很辛苦,我的書里面也寫到很多苦的事情。其實我是很會苦中作樂,不覺得苦!缎慢堥T客!愤是拍徐克的戲,我記得1992年我在敦煌拍戲的時候,有一個鏡頭是拍大特寫,會有十幾個人拿著竹子往我臉上射,我一揮把竹子揮掉。我開始會很擔心刺到眼睛,他說不會,眼睛本能的反映會閉起來。
      姜文:你相信他嗎?
      林青霞:我相信了,我不想NG,結果真的到我的眼睛,我真的眼睛閉起來,痛的我蹲在地上,照著鏡子看有一條白線。
      姜文:很疼?
      林青霞:疼,然后去看醫生,醫生說你要再不治的話你的眼睛會瞎,我趕快收拾行李回香港,無我帶著紗布,到機場的時候剛好徐克和施南生來,在機場里很可憐兩個女人抱著哭成一團。我寫的就是兩個女人三行淚,結果校對的幫我改成四行,我說怎么得了,三行和四行差別很大,三行表現的是可可憐憐的,凄凄慘慘,又有點好笑。一路上我從敦煌聳著肩膀哭著,到蘭州,經過黃河,再到香港。
      姜文:就更哭。怎么會有這么多眼淚,起碼有五個鐘頭一直在哭?
      林青霞:哪像你們周圍七八個大漢陪著,又編劇、又制片、又助理。
      姜文:難道徐克大哥沒有陪您回去?
      林青霞:徐克是導演,人家要在拍戲,趕戲。
      姜文:心好狠,您不是因為受傷哭的,是因為他沒有陪您回去哭的,所以他今天到北大陪您算是找回去了。
      林青霞:雖然我跟徐克拍戲非?。
      姜文:那個劍不能用電腦做嗎?
      林青霞:現在可以,那時候還不興。
      姜文:如果我是導演,我不忍心,換個人演,大概看著像林青霞就行了。有人看過《子彈飛嗎》(觀眾:看過。)里面有林青霞嗎?(觀眾:沒有。)怎么會沒有呢,葛優有一句話說,那一年他也17。我就把他攔住了,我說別說了,說你也是騙子。他就是要講跟林青霞的事情,17歲的時候,窗外之前被一個眼睛鼓出來的大胖子,在臺灣的一條西門汀一把帶走,拐了幾個胡同說我要找你演電影。青霞給嚇住了,一嘴巴。是不是這樣?
      林青霞:所以我說你是天才,你很會編劇,很會編故事。那一年我17歲,我們那時候在西門汀,高中生都很喜歡到西門汀逛街,那里很多電影界、時髦人士、時髦衣服都在那邊賣,昨天我去西單,西單就像那時候的西門汀,那個書店好多人,我就去《窗里窗外》的攤,我看翻我那個書都翻舊了,破破爛爛的。我在西門汀碰到許多人找我拍戲,不止一次,起碼有四五次。
      姜文:您能隨便說一次嗎?就談一次。為什么我要這樣說?大家都17剛過吧?我想在座的都想碰到星探,起碼我沒碰到,想聽聽您能不能給我們啟發。
      林青霞:我講成功的那次,我到西門汀了,我們會在那邊做衣服,我在一個西裝店做喇叭褲,是白底藍色的,方圓格的喇叭褲,我跟我的朋友張利仁,我們去拿褲子,然后逛西門汀。突然來了一個大胖子,撞了我朋友一下,我朋友正想發火,他轉身一看我,你也可以,他說你們有沒有興趣拍電影。
      姜文:他首先跟蹤她了?
      林青霞:沒有跟蹤她,是看到她撞了她一下,然后回頭看我一樣,說我也可以。后來給我們一張名片,我們無聊的時候打了電話過去。
      姜文:您主動給他打的?
      林青霞:我是不肯給他電話號碼,因為這是第二次經驗,第一次人家跟我們要電話號碼,我們還在念書,高中的時候。
      姜文:沒有手機?
      林青霞:當然沒有。我沒給他電話號碼,他給我們的,我們就把名片丟了。這一次朋友來我家里,無聊,就想出去玩玩,到公共電話亭里。
      姜文:打通了嗎?
      林青霞:打通了,他要我們演的不能演,所以電影圈大家要小心點。我沒同意。他說你知道演什么?我說只能演學生,我們剛剛高中畢業。他說有一部戲叫《窗外》,你來演一個角色。我以為演學生甲乙丙,我是這樣進來的。
      姜文:您上學路過西門汀嗎?
      林青霞:我上學不路過,我是放假的時候去看電影、逛街。
      姜文:我明白了,下次看到西門單看有沒有機會。您的書里有一段,前面寫的很好玩的,17歲被星探帶走,花格褲子。但是后面馬上轉到寫親,只要姥爺你笑一下。當時我看過很吃驚,因為民國的時候已經不允許隨便叫姥爺,只有電影里面騎在人民頭上的作威作福的人才叫老爺。但是后來往下一看非常親切,青霞大姐雖然生在臺灣,但她是北方人,北方人孩子管媽的爸叫姥爺,南方人叫外公,這里面還是叫姥爺,我是在我姥姥、姥爺家長大的。我們看看,青霞有一段文章是怎么樣描述孩子和媽的爸的叫姥爺人的關系,您跟我們聊聊,甚至能跟我們讀讀嗎?
      林青霞:我讀下面一段,F在我就先講“只要姥爺你笑一笑”。在我父親晚年的時候,我先生帶我三個女兒去臺灣看望我父親,我做了一首歌,歌詞是只要姥爺你笑一笑。
      姜文:詞是你寫的?
      林青霞:詞是我寫的。有一次我帶我女兒愛林去臺灣看我父親,我在飛機上的時候我跟她說,我說愛林,老人家年紀大了,很多不舒服,很多病痛,很不容易開心,媽媽不一定能逗得他開心,你是他最愛的孫女,你只要稍微做一點什么他就會笑的很開心。愛林去了以后又給他捶腿,又給他按摩,大家笑得眼淚都出來了。大家感覺到溫暖,我跟她回香港的時候,我跟愛林說,我說,愛林謝謝你,你幫媽媽孝順姥爺,我們兩個一起唱“只要姥爺笑一笑。”
      姜文:好飯不怕晚,好歌不怕短。
      林青霞:我父親晚年的時候很想去青島,去老家走一趟,結果最后他還是沒去成。后來我有一次參加文化旅行團,到山東。山東高樓大廈、百貨公司,櫥窗里都是名牌衣服,我覺得中國發展的真好,我非常的興奮?墒,我又有一點失落,我要尋找我父親童年的足跡,好象又沒有那個鄉土味。后來最后一天我們到一條舊巷里去,我發現一個院落里面有煤球,有抽水井,我說那就是我小時候住的地方就有這樣的東西。我很興奮的去看,紗窗里面有一個80多歲的老太太,我跟她要求可不可以進去看看、坐坐。老太太很熱情的請我進去。我寫了一篇文章,我跟大家分享一下。“老太太坐在床沿上,我握著她的手跟她說起山東話,大娘,你好,我也是山東人。我從香港來,我是林青霞。老大娘以為我騙她,直說林青霞,她很老,很胖,你怎么會是她。經我一再的解釋,老太太拄拐長到書桌上找老花眼鏡,我把臉湊上去讓她鑒定仔細,她像鑒定珠寶一樣,哎呦,真的是林青霞。”我的眼淚有在眼眶里打轉,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想起小時候每次外婆看著我,總是握著我的手說同樣的話,“哎呦,青霞來了。”這就是我到山東,就是把這個感覺記錄下來,寫一篇文章。
      姜文:青霞大姐山東話說的真好,其實我也是山東人,聽到你說這個非常有意思。而且我記得還沒完,你走了,然后你又跟老太太做一什么事,還有一個驚險故事。
      林青霞:我想我走了什么也沒給老太太留下,我應該給她一張簽名照,我就請秘書馬上敲門送給一張簽名照。她不肯開門,敲了半個小時不肯開門,秘書解釋了半天,把照片給她。她說晚上跟兒子通電話,兒子說我可能是騙子。山東人真是真性情。她說照片收下了,錢萬萬不能收。所以我為山東人感到驕傲。
      姜文:姥爺的事和老家的事就算說完了,但是她還有很多故事沒有來得及說。這本書里將來大家可以看到,還能再補充上她沒有說完的情感。這本書里面除了寫她的心情、工作,還寫了很多人物。我跟青霞大姐說了,寫自己也好辦,我也能寫,拍戲,累了,眼睛戳著了都可以。但是寫人物,有人說文學就是寫人,人寫不好就沒有文學了。而且我發現你寫了這么多人,說實在的,湊巧了,好多都是我認識的。到了什么程度呢?把這些人名字去掉,都說ABC,你看了之后仍然知道她寫的是誰,這就是很高級的手筆。我們今天來不是說你是美女,當然是美女,確實是因為這本書,這本書里確實寫的文筆很棒,起碼叫姜文的人能認可這個文筆。
      林青霞:那不得了,那太不得了,姜文天才認可我怎么得了!
      姜文:我為什么強調這個,他們老說姜文美女。我們現在就從這篇開始,叫《滄海一聲笑》。
      林青霞:你說寫人物,我非常喜歡寫人物,而且在我們身邊的人,認識的、不認識的都有很多杰出的人物,所以有時候在我腦子里出現很強烈的畫面、聲音或者是感覺,你都想把它捕捉下來。有一天我可不可以寫你?你不吭氣我不敢寫?
      姜文:寫點陽光的一面。
      林青霞:當然。我要寫他的時候很有意思,我會這樣寫。他以為我寫他壞話,其實不是的。我有一次在香港見到他,很晚了,他剛剛去一個頒獎禮回來,穿著禮服。
      姜文:那段不說了。
      林青霞:好吧,我們講黃霑。
      觀眾:說。
      林青霞:下一本第一篇,回去我就寫。
      姜文:你們不要上她的當,她寫我只有幾個字,她老說有一個最短的小說,醒來的時候恐龍還在,她寫我的時候姜文還是恐龍。所以咱們還是聽黃霑。
      林青霞:黃霑是我這里的第一篇文章,他給我的感覺總是哈哈的笑聲,我寫他的時候我腦一直縈繞哈哈、哈哈的,《滄海一聲笑》也是他唱的,笑傲江湖。我追思他,我一坐下來兩三千字一口氣寫完,我感覺他在帶著我寫。
      姜文:誰?
      林青霞:黃霑。
      姜文:也可以算自傳。您再接著說。
      林青霞:黃霑講完了。
      姜文:我發現書里面很多人都不在了,黃霑不在了。大家知道這個歌吧?(觀眾:知道。)
      林青霞:《東方不敗》的歌。
      觀眾:姜文唱一個。
      林青霞:姜文唱一個。
      姜文:你們會很失望的。
      觀眾:失望也聽。
      姜文:我出個主意,這首歌我聽過一句,但是對這個歌熟的人、聲音像的人是徐克,徐克唱一首。
      林青霞:徐克可以唱,我們倆陪他唱。
      徐克:一句吧。
      姜文:兩句。
      徐克:兩句。
      姜文:謝謝徐克導演、徐克大哥,不陪演員坐飛機的導演。下面這個,我很喜歡到了這個時間的時候。關于艷照的事情。
      林青霞:艷麗的照片。
      姜文:而且是在嘎納。我想知道,這篇文章寫鄧麗君的,我們很尊敬她,我們叫她鄧大姐。跟鄧大姐你們在海灘干什么?
      林青霞:那天是個非?鞓返南挛,我跟她到海灘游泳。
      姜文:你們為什么去那游泳?臺灣不能游嗎?
      林青霞:自在,我們兩個十幾歲出道,在顯微鏡下長大,永遠有媒體牌照,有人認得,在那邊沒人管我們。
      姜文:一句話,臺灣游不了泳?
      林青霞:可以,因為有人看,那邊沒人看,愛怎么游就怎么游。我們在碧海藍天,有天有海有人,我們愛怎么游就怎么游。
      姜文:大家在鼓掌,你們是不是很想知道什么叫愛怎么游就怎么游。
      林青霞:我們就是愛怎么游就怎么游。
      姜文:我能不能念一段你這里說的?
      林青霞:可以。
      姜文:你愛怎么游就怎么游,但是你怎么里面提到鄧麗君繞在你已經躺下的躺椅旁邊,一直在念著我不可能這么游。什么意思?你做什么了她那么驚?
      林青霞:我做了法國女人都會做的事。
      姜文:什么事?
      林青霞:曬日光浴。
      姜文:很好,然后呢?
      林青霞:我們兩個很開心的去游泳。
      姜文:有一個事很有意思,但是我看不太懂,她拿食指勾著比基尼沖入大海,這是什么意思?
      林青霞:你們這么聰明,不用我講了,你們自己看書好了。
      姜文:對我來說,我容易想到她,她演了一個電影叫《八百壯士》,去游泳送席子,我只能想到拿著比基尼席子。
      林青霞:《八百壯士》送席子確實是游泳過去的。
      姜文:這里有張照片是她和鄧大姐的,我后來發現攝影師我認識,我可以到他那搞來原版,將來網上互通一下。后面的情況我也覺得非常有意思,提到了大家非常喜愛的一位人物,他叫張國榮。我昨天才搞清楚,為什么大家管張國榮叫哥哥,那是因為他們管林青霞叫姐姐。為了跟姐姐找一個配對的,你講講這個,你是最權力講這個。
      林青霞:有一次要交一篇稿子,寫張國榮。我怎么想也不知道怎么下手,因為我們有很多的記憶。后來突然之間靈感來了,我想到一個笑容,天使的笑容,他給我最后的笑容。我從那邊有了靈感來寫他。我來念一段。(《窗里窗外》第217頁)“在西園商場樓梯上方,他靠在墻邊對我微笑,那笑容像天使,我脫口而出,他說剛剪了頭發……。”這是我們非常懷念的朋友,也是徐克的朋友。
      姜文:我只跟他見過一面。
      林青霞:還帶了兩瓶酒。
      姜文:對,來我那喝酒?吹侥愕奈恼,真是很像我當時見到他的那種狀態。我們談另外一個曖昧,有一次張國榮問她說你過的好嗎,問哭了,張國榮手一摟說我喜歡你。那個地方很讓我感動。
      林青霞:他說我會對你好的。
      姜文:對。另外一個曖昧的人物,你還是來念一念。
      林青霞:他不是曖昧人物,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是創造美女的人,美女也喜歡被他創造,美女被他創造之后會變得更有味道,更有型。我寫他故意做的很曖昧,因為我是從嘉禾公司辦公室二樓的小房間里,我這樣寫的:“已經是第7天了,他的手還在我的頭上、身上,動動這,又動動那的,他的身影就在我的眼前晃過來晃過去,我面無表情的坐在零亂的二樓小房間里,從來不抽煙的我無聊的從桌上拿起他的煙盒抽出一只煙學著人家吞云吐霧,俏皮的對他說,你知道嗎,我只有在最高興和最悲傷的時候才會試著抽煙。他的手沒有停下來,輕輕的問到,那你現在是開心還是不開心?我說開心。”
      姜文:我想跟大家說,青霞大姐是我們大家非常尊重的書的發布儀式,其實按照傳統,一個作家出書,詩人出詩集是要親自念給大家聽的,現在很多作家寫完不念了,為什么不念?念不順,自己念不順,別人也念不順。你念的真好聽。
      林青霞:我現在就可以答應你,如果你拍戲有什么旁白的話,我可以免費幫你配的,我很喜歡念旁白。
      姜文:念的很生動,而且文章也寫的好,念的也好,模樣還漂亮,也會有很多作家妒忌你的。還真有作家跟你混的不錯的,真的假的?而且還是龍應臺,算姐妹?我一般把他叫龍大哥,他很有股爺們勁。我看你跟作家處的還不錯,看看跟龍哥你們倆發生了什么。
      林青霞:他在寫《大江大海1949》的時候非常辛苦,在香港大學國立基學院的山上,晚上西風谷雨,沒有人煙。他晚上沒有吃飯。
      姜文:為什么沒有吃飯?
      林青霞:作家來靈感的時候不能停。
      姜文:你寫的時候餓嗎?
      林青霞:我餓的時候才寫的出來,太飽反而不行。
      姜文:聽到沒有,一定要餓著寫。
      林青霞:到山坡上,風蕭蕭,我們上樓梯,我的衣服被吹的老高,回頭看我秘書一身綠拿著熱騰騰的菜,進門滿室的書香,我就感覺到,古時候書生十年寒窗,現在書生也是給我感覺到寒窗的感覺,看到窗外樹的黑影,真的很聊齋。結果他跟我講了一個聊齋故事,就是蚌殼精的故事,蠻有意思的。很多故事,不愛漂亮,燈又不亮。一個作家,燈不亮怎么寫作。
      姜文:好吧,一個不愛紅裝愛武裝的龍應臺,這個事情你還有什么要補充的嗎?
      林青霞:沒。
      姜文:講到徐克,剛才你說了他很多,不陪你坐飛機的導演,讓你眼睛受傷的導演,你為什么還要寫他呢?我就不懂。
      林青霞:徐克改變我后半生,徐克《東方不敗》不得了,雖然很辛苦。
      姜文:但是你確實寫他跟寫別人不一樣,看上去帶著某種怨恨。書中寫到“徐克導演用腳吃芒果”。
      林青霞:沒有,我說徐克,有一天晚上我們跟孫紅雷到他家去聊天,聊的很開心,聊到快天亮,我回去滿腦子是大芒果,我會家嘴里哼著歌《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一回去很有靈感要寫東西,我就把包放下去,到書房去寫,就寫徐克怎么樣很自在優雅的吃他的大芒果。
      姜文:你怎么寫他的自在,脫了鞋摸著腳?
      林青霞:他撫摸了他腳之后,能夠很干凈的把手粘在芒果說,還很優雅的說。
      姜文:我們帶著芒果來了,要不要他吃一吃。
      林青霞:有一個大芒果,很大的。
      姜文:您看是讓他上來,還是您給我們比劃比劃。
      林青霞:我來比劃比劃。
      姜文:我覺得你是對他有怨恨。
      林青霞:沒帶勺。
      姜文:去找勺。
      林青霞:要咖啡的調羹。
      姜文:芒果里面有胡。
      林青霞:這個胡很簡單,現在我開了一個口,我把上面開個窗,窗里窗外。這個是窗外,這個是窗里。
      姜文:我打斷一下,徐克的動作也是這樣嗎?
      林青霞:這有什么關系呢?
      姜文:他的手,但這個他沒有吃?
      林青霞:這個沒吃。勺這么挖,把上面吃完了,還有下面,然后轉個身把下面的肉翻上來了,然后把上面再吃光,吃完之后里面就是殼的籽。
      姜文:我明白了,無論他吃芒果之前手摸了哪,都不影響他吃。
      林青霞:現在芒果變主角了。
      姜文:勺子來了。
      林青霞:勺子真的來了。
      姜文:這個勺子徐克沒摸過。
      林青霞:抿一口。
      姜文:真不錯。
      觀眾:再來一口。
      林青霞:太曖昧了,哥哥、姐姐太愛曖昧了。
      觀眾:我也想吃。
      林青霞:你也想吃?要不要上來吃一口。
      姜文:你是學生嗎?
      觀眾:不是,我也入了這個行業,我在劇組工作了五年。
      姜文:謝謝。我們現在往下繼續,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情況,青霞姐有一個朋友,是翻譯家,是金圣女娃。她寫了一個書,讓你給她寫序,這個序叫有生命的顏色,而且居然進了大學的語文教材。
      林青霞:華東師范大學。
      姜文:這事給我們講講。
      林青霞:我上次在香港做新書發表會的時候,有一個影迷送了我一本書,我隨便翻了一翻,突然發現里面有一篇我的文章,很有意思的是我看完這篇文章之后,最后有三個題目,就是學生跟老師思考練習的三個題目,有一個題目說,如果生命中的顏色是最后一句,刪掉的話你們覺得怎么樣,效果如何。我想糟糕,這句話是不是多余了,我就趕快看我書里面,不但刪掉,而且整段的刪掉。
      姜文:不刪也可以吧?
      林青霞:不刪畫蛇添足。
      姜文:我準備保留你刪掉的那部分,一個多么美好的世界,其實這句話提醒的非常重要,人們經常忘了這個世界還是很美的。尤其聽青霞大姐講她的書、念她的稿子的時候非常的美好。有一個情況叫“一秒鐘的交匯”。
      林青霞:又是文化旅行團,有一次我們沿著大運河,就看陪葬的那些白骨,內心有一點沉甸甸的,剛好車子停在一個人家的前面,下著小雨,我看到大概四五歲的小孩,穿著大紅色上衣站在那,好像在發楞,兩眼無神,很悶的樣子。
      姜文:小女孩嗎?
      林青霞:小男孩,我就在窗里逗他玩兒,我看著他的情緒轉變的非常好看,剛剛開始他很愕然,怎么有一個這樣的阿姨在窗里面逗他玩兒,他不知所措,到后面去找人跟他分享這個風景。去了兩次也沒人出來,他也不知道怎么辦好,驚慌失措,一會兒關窗門,一會兒開窗門。后來他決定接受這個朋友,他很天真的、很開心的、很燦爛的笑著跟我招手。這個時候車子動了,我們剛招手就變成了揮手,就想這一秒鐘的交匯,我把它變成永恒,我就把它寫下來。我今天在想,我跟徐克,跟姜文,兩岸三地的好朋友,能夠在這邊跟北京大學這么多朋友在一起,不也是生命中的一種交匯嗎?我們把這個記憶變成永恒的印記多好,我們把它記住。
      姜文:還是因為是美女,我也碰到同樣的事,可能完全不一樣。89年拍《本命年》,住在長白山的招待所,那天不能拍戲,下大雨,我在下面的籃球場坐著曬太陽。這時候來了兩個小孩打籃球,我看著他們,我也不知道因為什么,可能也是像你一樣的心情,想幾秒鐘留個印象。我說過來,你看這是什么。他們說錢。我說把錢給他們,結果這倆小孩什么樣?一臉的驚恐,把球仍在這說,求求你,求求你。跑了。我到現在不明白為什么,兩萬塊錢而已嘛。我聽完你這一秒鐘的事,終于20多年的謎我解開了,如果換一個人,林青霞西裝里仍然是兩萬塊錢,小孩不會驚恐的。美女辦事就是容易,而且美女容易給世界留下美好的印象。
      林青霞:我不是美女,不要再叫我美女。
      觀眾:是。
      林青霞:我就做一個寫作人,寫文章跟大家一起交流。
      姜文:既然說到這兒,替底下的人問點八卦。問題是這樣的,青霞大姐俗稱息影了,其實就是嫁人了,結婚了,有小孩了,當媽了。不拍戲了,在家里都干什么呢?
      林青霞:我就干一些拍戲的時候沒干過的事或者少干的事,看書、寫字、聽書、畫畫素描,有時候寫寫毛筆字。
      姜文:畫什么素描呢?我看這里面畫魚?
      林青霞:沒畫過,我臨摹吉米的漫畫。
      姜文:還是美女與野獸。
      林青霞:我想到一個小故事,有一天我畫到天亮,大家知道我是夜貓子,很多微博網民都知道我是夜貓子。有一次我畫到天亮,畫吉米的畫,然后我用有顏色的眼影涂上顏色,小孩吃早點的時候我拿去送給他們,他們很高興,貼在他們的房門好多年。
      姜文:你畫的是風景嗎?
      林青霞:我畫的是人物。
      姜文:畫風景嗎?
      林青霞:我喜歡人物。我有一段時間迷毛筆字很厲害,一拿起筆七八個小時,有一天我居然寫著寫著睡著了,突然間感覺筆掉到筆上,后來醒來的時候一身雪白的睡衣粘滿了墨汁,手指甲也是墨汁,其實我心里很歡喜,我想我有墨水了。我記得那個字是寫風景的“景”。
      姜文:天生一個仙人洞。
      林青霞:無限風光在險峰,這是毛澤東的詩。
      姜文:我說一個她的底兒,她老寫毛澤東的詩,而且居然夢見過毛澤東,你就說說這個夢嗎?
      林青霞:我拍《蜀山》的時候,有一個鏡頭我是穿著大紅色的長裙子。
      姜文:這是你的夢?
      林青霞:這是真的,拍戲,穿著大紅色在練功,我在很高的地方練功,下來的時候徐克跟我說,青霞我會找你拍一部戲,這個概念是從你這個大紅衣服,從毛澤東來的。結果他這個戲找我演東方不敗。有一次在還沒拍戲之前,我有一個夢,夢里在一個稻草屋檐下面躲雨,男生、女生穿著白襯衫,我扎著兩個麻花辮,男生、女生在等著雨停。屋子里面就是毛澤東穿著一件水衣,白色的,有人幫他扣扣。
      姜文:你記得扣扣的是誰嗎?
      林青霞:反正就是個人。
      姜文:不是徐克吧?
      林青霞:我就戰戰兢兢很規矩的鞠躬,然后毛澤東跟我講了幾個字“好,很好。”結果《東方不敗》真的賣的很好。
      姜文:從頭看你這個書有一個問題,紅底白字,每次看完之后眼暈,特別暈,挺一會兒再看,但是即使這樣我仍然停不住,在序的部分是紅底白字。有好多序,但是有三個最勾人的序,是你的女兒寫的。
      林青霞:我想每一個父母都想把最好的東西留給他的孩子,我寫文章,我把我的文章集成一本書送我的女兒,我覺得這是給她們最好的禮物。她們也很愛我,她們也用心寫了我這本書的序,她們的序我在臺灣、香港都講過,大家很有興趣聽。從這個序里面也可以看到我寫作的情形,我來給大家分享一下。先講我的小女兒寫的,她是在七八歲的時候寫的。“媽媽在寫毛筆字,我也在旁邊寫,我寫天有云,地有花,紅紅的花,白白的云。我媽忽然說,這是一首詩,是你自己想的嗎?我嚇了一跳,點點頭,本來后面還要寫我愛花,我也愛云,被她一嚇我就不寫了。但是以后我就常常寫字在媽媽的鏡子上。”這是我小女兒寫的。再一篇是我而女兒寫的,她說“一個清晨我背著書包到樓下出早點,經過媽媽的房間看到房門底下透過一道光線,我好奇的推開門,看到媽媽背著我坐在梳妝臺前,筆在她手中轉來轉去,鏡子里她正在努力思考著,我問媽媽你怎么還不睡覺啊。媽媽摸著我的頭說,我要出書了。我聽了之后十分開心,真為媽媽感到自豪。”另外一個是我大女兒寫的,大女兒跟我感情很好,我認識她的時候她只有六歲,我們無話不談,她這篇比較長,我就截取一部分。“媽媽是個夜貓子,晚上不愛睡覺,有無數個夜晚到她房里找她聊天,她總是副在梳妝臺寫東西,一見我進門就眼睛發亮,仿佛找到唯一的讀者。她拿著稿子像小學生一樣讓我聽她讀她寫的文章,看那一地稿紙和她手上的墨水印只好免為其難的聽一聽。記得有一晚,我從她房里回自己房間睡覺,第二天放學回家她還是坐在原來的位置寫同一篇文章,就像是一個作家,其實更像是真正的藝術家。媽媽的文章就跟她人一樣那么真,從她的文章里相信讀者也會跟我一樣的了解她、接近她。”
      姜文:給你出個主意,再版的時候,你弄一個朗讀版,做一張碟,把所有的像剛才那樣念一念,這樣的話,第一,能看字的買書,不能看字的文盲的可以聽書。
      林青霞:當然可以了,這是好意見。不過還是我們這樣講比較有感情,有味道。
      姜文:今天也說了不少,而且青霞大姐也把她書里的一些秘密跟大家暴露了很多,我們要善始善終一下,能不能請徐克導演再上來一下。昨天徐克大哥喝多了,我也喝多了,喝多以后就發生了這樣的事。那是血嗎?
      徐克:不是。昨天晚上我們三個人吃飯,然后送她回去我們酒后亂講話之后就說我們來寫字,我在想要送給她一個禮物。
      林青霞:好棒,我最喜歡了。謝謝,謝謝。
      徐克:因為姜文有他的印章,我沒有,就要我就變成這樣。本來是我們想一人一句,我先寫了,我寫的是“窗里人間事”,姜文是下一句。
      姜文:接下句比較難,叫做“窗外臨上春”,每次看到林青霞的時候都春風的感覺。底下簽名是11年徐克、老姜,上面是贈青霞。
      林青霞:好棒,謝謝,我最喜歡了,姜文的毛筆字跟徐克的字,真是太棒了,謝謝。
      姜文:青霞大姐跟我說最后要給她時間,讓她很深情的很認真的跟大家放下幾句話。
      林青霞:北京是兩岸三地我的《窗里窗外》新書發布會的最后一站,很感謝姜文和徐克這次來幫我,我也很感謝兩岸三地的熱情的朋友跟媒體朋友,都那么熱心的參與,現在是我揮一揮衣袖跟大家說再見的時候,謝謝你們讓我滿載而歸,祝福大家。
      轉載請注明出處:站長工具 信息來源:http://chuangxin.umiwi.com/2011/0918/38093.shtml
      網友點評
      俄罗斯美女免费牲交视频,无码人妻系列在线观看,在线观看日本高清=区,苍井空黑人巨大喷水